念昔•魇

脑洞3

如果你早就预见这一切,还会选择这条荆棘丛生的路吗


呆桃……


脑洞2




时间线:第二次乱葬岗围剿



苏涉取出传送符正要逃走,伏魔洞上方突然出现一个巨大的漩涡


苏涉:什么情况?剧本不是这样写的?!


就在他愣神之际,魏无羡眼疾手快地给他拍了张定身符,正要过去,漩涡中掉出了几个人影



来人是北堂墨染,林修崖,唐三,言冰云和顾魏





聂怀桑:一……一堆魏兄?!剧本不是这样的!

无忧•二




*私设这会儿金种马没上风(否则后期怎么怼),聂六块没分,你聂导依然装傻充愣













       几天前,天上出现了一块黑板子,上面有一个传闻中凶神恶煞的夷陵老祖,在和一个小球说话,听着听着,渐渐有人发现了些许猫腻,夷陵老祖似乎不像传闻中那般弑杀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这几日,温若寒重建岐黄温氏,虽然岐山温氏已灭,但温若寒毕竟是元婴修士,仍然有不少人慕名而来。温若寒带着温情砸了金麟台,还带出了鬼将军,发现了不少鬼修,印证了天上的蓝球,也就是小七的话,自此,兰陵金氏的名声一落千丈,虽然仙门中依旧有不少狗腿之人,但百姓们却不再买账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要说最幸运的,恐怕便是金凌小公子了,一夕之间,父母归来,家庭美满,对魏无羡,也不那么恨了。因为兰陵金氏的事,金子轩脱离兰陵金氏,携妻子入住莲花坞。





天上的黑板子再次亮了起来





        魏无羡睁开双眼,发现自己在一个陌生的地方,但他却知道,那黑色的方方正正的东西叫电视机,墙上的白箱子叫空调。这是小七传给他的那段记忆里所知道的,关于这个世界的信息。



       魏无羡看到床头有一张照片,是一张全家福,后方站着一男一女。男的封神俊朗,眼中带着些岁月的痕迹,又有成年男人的魅力,这是他的父亲。女的长着一双会笑的桃花眼,姿态优雅,这是他的母亲。前面坐着两男一女,一个是他的哥哥,叫做顾魏,因为魏爸爸很爱魏麻麻,所以第一个孩子是和妈妈姓的。第二个女生是他姐姐,叫魏无念,最后一个就是他自己,魏无羡。



        看着这张全家照,魏无羡有些鼻子发酸,这一世,他终于有父母了吗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突然,耳边传来一段悠扬的旋律,是手机铃声,“喂?妈……”魏无羡慌乱地接通电话,喊出那个有些陌生的字。“羡羡,起床没啊?太阳都晒屁股了!”手机中传来魏妈妈调侃的声音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我马上就起了。”魏无羡撅着嘴道,随后又有些震惊,他为何会回答得如此自然。



        魏妈妈道:“放假了,别天天宅在家里,出去走走,早饭要记得吃,不然对胃不好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絮絮叨叨了很久,这通电话才算完。魏无羡愣愣地看着手机,许久才回过神来,觉得脸上痒痒的,一摸,全是泪水。



        小七突然出现,在魏无羡的脖子上蹭了蹭,像是安慰。“小七,我这样,算是有父母了吗?”魏无羡小心翼翼地问,仿佛怕这是个梦,玻璃般易碎的梦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主人,你本来就有父母,在这里,你不是一个人。”小七知道魏无羡在想什么,一个人在黑暗中过得太久,就会失去拥抱光明的勇气。



        秒针滴答滴答,转了一圈又一圈,似乎想打破这份寂静。



        终于,魏无羡抬头,嘴角扬起灿烂的弧度:“所以,这是我新的人生?”“嗯哼!”“也好!”就当从来没有发生过,一切归零。




(小七只有魏无羡可以看到)


        魏无羡走在街道上,感受着这个世界的车水马龙,人来人往。他发现这个地方好像天堂,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是那么的纯粹,没有身份的束缚,没有歧视,随时都可以看到一些暖心的善举,不图回报,是习惯使然。



        魏无羡道:“对了小七,那个任务什么时候开始啊?”



        系统沉默了一阵,缓缓开口道:“主人,爱豆这个职业并不轻松,你会被迫接受很多恶意。所以,等你成年再说吧,那样闲言碎语可能会少点,顺便熟悉一些技能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魏无羡道:“恶意?我看大家都很友好啊!”



        小七无奈的说:“在一个名叫网络的地方,那里有一部分人,会用一个名为阴谋论的放大镜,看一些他们无法企及的人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就像金光善,姚宗主?”魏无羡有些好笑的反问,“没那么严重吧!这里又没有阴虎符,我肯定会没事的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嗯。”笑话,本系统选中的人,本来就不能出事。距离魏无羡成人,还有三年。三年,足够做很多准备了……







红心,蓝手,评论(^з^)













脑洞1

 

羡羡和饼饼



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羡羡在穷奇道就走温情温宁他们后,带温氏五十余个老弱妇孺困居乱葬岗,被迫画地为牢,与江澄约战后更是成为百家公敌,被世人唾骂。




        敖丙在和哪吒历完雷劫后,意外掉入无羁世界,结识魏无羡,迎来另一段友谊。




        修真界不认为龙族是妖,在无羁世界,龙是神兽,神圣不可侵犯。




        在这里,敖丙很厉害,毕竟是灵珠嘛😊,帮魏无羡修复了灵脉,一起走上人生巅峰。




        怼江澄,魏无羡脱离江家。














无忧

 *坑太多了,慢慢填吧😄      















        距离乱葬岗围剿已经过去了十三年,但魏无羡这个名字仍然是仙门百家的噩梦……


        这天,夷陵世界的的上空忽然出现了一片黑色的不明物体,顿时,仙门百家人心惶惶。


“这天上的是何物?”


“一定是夷陵老祖回来了!”


“那又如何,我们能杀他一次,就能杀他第二次!”


“对,夷陵老祖这种邪魔歪道,人人得而诛之!”


        一时间,群情激愤。


        云深不知处,蓝忘机握住拳头:魏婴,你回来了吗?莲花坞中,江澄的脸色有些扭曲,不知是欣喜还是仇恨。


        几天过去,天幕毫无反应,百姓也不在意了,反正不挡着阳光,日子就照常过呗!


        仙门中人也渐渐熄了火,可诡异的事情发生了,这几天陆陆续续地出现了几个人,青蘅君,蓝夫人,藏色夫妇,眠鸢夫妇,轩离夫妇,聂大和岐山岐黄温氏(除温晁温旭,金光善这会儿应该下线了,就不管他了。)


        已死之人复生,掀起轩然大波,温若寒重建岐山温氏,把温情作为继承人,崛起速度之快,四大世家完全没反应过来,有人说,温王盛世又要来了。


       (个人觉得温总就是一修炼狂魔,好牌打的稀烂完全就是被儿子坑的。)





        “这……这是哪儿啊?”魏无羡醒来,发现周围白茫茫的一片,中间还飘着一个蓝色的球体。


        “宿主好!我是一个爱豆养成系统,你可以叫我小七,这里是你的精神世界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魏无羡看着蓝色小球突然动了,还在说话,吓了一跳:“爱豆养成系统?那是什么?”


        “emmmm……这个有点难解释,你先接收一段记忆就知道了。”说完,轻轻撞了一下魏无羡眉心。


        一段陌生的记忆强行植入大脑,感觉并不好受,魏无羡疼得冷汗直流,当他完全与这段记忆融合时,他甚至有些恍惚,感觉在夷陵世界的一生就像一场梦,负面情绪顿时消散了不少。


        回过神来,他惊奇地发现自己的丹田处有一股暖流,是金丹!


        魏无羡道:“我的金丹怎么回来了,江澄怎么办!”小七连忙解释道:“宿主你别担心,江宗主的金丹没事,你的金丹是我修复的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 “那就好。”魏无羡松了一口气。小七心疼不已:“宿主,剖丹那么疼,你何必呢!”其实小七想说,江澄都这样不管你的死活,甚至带头围剿你了,你何必为他付出那么多,连自己的死都要用来成全他。可在他眼里,江家很重要……


        魏无羡道:“行了,都过去了。先说说你把我带到这儿来干嘛吧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听到这句话,小七立马兴奋了:“宿主,生命可贵,切勿消沉。本系统的任务,就是带你环游世界,饱览大好河山,体验风土人情,坐收亿万粉丝,致力将你打造成高富帅,迎娶白富美,从此走上人生巅峰!!!”


        小七慷慨激昂的一番话把魏无羡砸的有点懵,道:“这任务能不做吗?”我死得好好的,为什么要来做这莫名其妙的任务?


        小七大喝一声:“不行!”看魏无羡黑了脸,立马软了语气:“宿主大人啊,只要你接了这个任务,夷陵世界的一些人就可以回来,况且我是第一次执行任务,您行行好,就接了呗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魏无羡颤着声音说:“你的意思是,江叔叔,虞夫人还有师姐可以回来?”


        “是的!”果然,不管什么时候,亲情牌都最有效。


      “温情温宁他们呢?”


      “温情可以,温宁不行。”


  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

        系统解释道:“因为温宁根本没死,只不过被兰陵金氏关住了而已。不过你放心,会有人去救他的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“好,我接。”自己白捡了一条命,还能让师姐他们回来,这买卖怎么算都不愧。





夷陵世界


        天上的黑幕突然亮了起来,引起不小的轰动。


“看,是夷陵老祖!”


“夷陵老祖回来了!”


“这个歪魔邪道,竟然如此猖狂,还敢出现!”


“弑杀夷陵老祖!”


“弑杀夷陵老祖!”


“弑杀夷陵老祖!”


……


        仙门百家喊了几声,发现他们可以看见魏无羡,但魏无羡看不到他们,便渐渐的安静了下来。


        他们看到一个球居然口吐人言,还在和夷陵老祖聊天,还以为又是什么惊世骇俗的法器,一个个又声讨起来。


“夷陵老祖又炼制了此等邪物,必将迎来一阵血雨腥风!”


“夷陵老祖果然还是死性不改!”


“邪魔歪道!”


……


        骂久了没人应,就又开始看夷陵老祖和球的互动。


        当魏无羡和小七说道金丹时,莲花坞传来砸东西的声音,江澄吼道:“魏无羡,你凭什么……凭什么不告诉我,金丹……谁稀罕你的金丹……”


        江厌离更是泪流满面:“阿羡……”


        云深不知处,蓝忘机死死握紧拳头,原来,他修鬼道,是因为没有金丹吗?想起自己之前对他说的话,蓝忘机恨不得掐死自己,怎么可以,一次次揭开他的伤疤,怎么可以,如此伤他。


“江宗主的金丹竟是夷陵老祖的?!”


“一定是那歪魔邪道的谎言,大家千万不要被他骗了!”


“他看上去并未撒谎啊。”


……


        蓝启仁叹了口气,剖丹,可见魏无羡才是真正有赤子之心的人啊,终究是他看错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藏色散人哭倒在魏长泽怀中:“阿婴,我的孩子……”魏长泽收紧手臂,他的孩子,这些年究竟吃了多少苦,受了多少罪。



        蓝忘机本来还沉浸在自责中,忽然听到“迎娶白富美”,整个人瞬间不好了,周围的气温直降了十几度。魏婴,要娶妻了吗……













卑微求评,记得留下小红心呀(≧▽≦)











无题

两千字啊啊啊啊啊!!!!!!!!!!!!


手一抖就没了!!!!!!!!!!!!


就没了!!!!!!!!!!!!!


没了!!!!!!!!!!!!


了!!!!!!!!!!!




我需要静一静(゚Д゚)ノ😭😭😭😭😭



刚才差点儿把手机砸了…………

魏无羡接手镇魂令•二

*当魏无羡在穷奇道被斩魂使救走,接手镇魂令,开启外挂人生✌
















        蓝忘机赶到穷奇道,发现这里到处都是打斗的痕迹,他慌乱地在周围找着,却一点线索都没有。



        江澄也赶到了,冲到蓝忘机身边,“蓝二公子,可找到什么了?”蓝忘机紧抿着嘴唇,摇了摇头“毫无踪迹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会?!”江澄慌了,魏无羡从来不会这样一声不吭的走掉,总会留下字条让他放心,况且今天那么重要的日子,他怎么可能突然消失,怎么可能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“难道在乱葬岗?”江澄猜测到,毕竟除了乱葬岗,魏无羡不会去别的地方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阿澄!找到阿羡了吗?”江厌离和金子轩也赶到了,身后还跟着一个聂怀桑:“江兄,含光君,不如我们去乱葬岗看看把,也许魏兄是忘了拿东西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这话说出来他自己都不信,可如今乱葬岗是唯一有可能找到魏无羡的地方。



        众人赶到乱葬岗,聂怀桑忍不住开口问道:“我们要怎么上去啊?”乱葬岗周围阴气环绕,毫无生气,宛如地狱,江厌离不禁心疼,阿羡这一年究竟是怎么过的,这种地方,怎么住人啊!



        蓝忘机和江澄来过这里,带着大家从安全的道路上山。



        温情看到有人上山,立马戒备起来,让婆婆带着阿苑藏起来,自己前去查看。“含光君,江宗主?不知几位来此有何贵干?”



        江澄问道:“温情,魏无羡有没有回来?”“魏无羡?他不是去参加满月宴了吗?”温情疑惑道。



        听到温情的话,众人心中一沉。



        向温情说明缘由后,蓝忘机道:“若有,魏婴的消息,望告知。”





        这边众人找魏无羡都快找疯了,魏无羡却还在纠结自己死没死的问题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似是知道魏无羡心中所想,沈巍开口道:“放心,你并没有死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啊?没死?没死怎么会来地府?”魏无羡百思不得其解,他总不可能被请来地府喝茶吧!“兄台,问你个事儿啊!地府真的有十殿阎罗吗?你是黑无常吗?白无常在哪儿?彼岸花长什么样啊?忘川河离有幽灵吗?黄泉路是黄色的吗?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听着魏无羡喋喋不休的问题,沈巍开始自我怀疑,当初怎么就选了这么个话痨。看他还没有停下的打算,沈巍忍不住开口道:“跟我走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魏无羡跟着沈巍,走过黄泉路,看到路边的彼岸花开得妖冶,就忍不住过去摘了一朵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别碰……”碰字还未说出口,魏无羡就已经把花摘下来了。沈巍震惊地看着他,彼岸花是何物?地狱之花,阴气极重,魏无羡作为一个活人,还是个男的,碰了彼岸花竟然毫发无伤,难道他接手镇魂令得到了天道认可吗?



       “怎么了?”魏无羡无辜地眨着大眼睛,身为夷陵老祖的嗜血狂魔的flag碎了一地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没什么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魏无羡跟着沈巍进了一座古朴的房子,里面装修的风格却让魏无羡……一言难尽……(我记得小说里写的是每个人喜欢的风格都加上去了,然后……)



        “沈老师好!赵处在楼上。”郭长城十分自觉地向沈巍报告赵云澜的动向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嗯。”沈巍淡淡的应道。



二楼



        赵云澜紧锁眉头,盯着魏无羡,道:“你就是魏无羡?”魏无羡被他盯得全身发毛,忙不迭点了点头。



        赵云澜颇有些恨铁不成钢:“你怎么就混成这副鬼样子了呢?”灵脉尽断,气血两虚,好好一个少年被折腾成了病秧子,真是没谁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这时,沈巍突然开口道:“说正事吧。”赵云澜硬是从那平淡的语气中感受到了一丝寒意,有些担忧的揉了揉自己腰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咳咳……魏无羡,这次把你带了是有一样东西要传承给你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东西?”魏无羡不解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镇魂令。”赵云澜的声音从吊儿郎当变得严肃认真,浑身的气势也变的像大山一样威严磅礴,压的魏无羡有些喘不过气来。



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赵云澜为魏无羡细细讲述了镇魂令的由来,发展,以及现状,然后一脸严肃的看着魏无羡:“我看过命簿,你的心性,能力都是最合适的,所以,希望你能接手镇魂令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为什么要传给我?你不是还在吗?”



        正经不过三秒的赵处开启了忽悠模式,“刚才不是告诉过你了吗?那大封里的妖魔鬼怪需要我和斩魂使去镇压,如果我们不去……”balabalabala一堆影响啊义务啊后果啊把不识人心险恶的羡羡唬的一愣一愣的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好!那边多谢赵处信任,一定不负所托!”魏无羡道,“需要我做什么?”



        赵云澜人模狗样的拍了拍魏无羡的肩膀,道:“先把伤养好,再开始培训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魏无羡跟着郭长城出去后,赵云澜扑到沈巍身上,“小巍小巍,你看我刚才表现怎么样!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嗯,林静和楚恕之哪里怎么样了?”



        赵云澜道:“林静好像找的是无心法师,老楚大概选上了温宁,小郭汪微继续留着,就等大庆和祝红了。”













赵云澜——魏无羡

楚恕之——温宁

林静——无心

祝红——???



大庆跟着赵云澜,祝红回到妖界,谁给我推荐个接班人啊!╰(‵□′)╯



卑微求评*^_^*







魏无羡+顾魏



        魏无羡死了,真是大快人心!


        不夜天誓师刚刚结束,未及第二天,这个消息便如插翅一般飞满了修真界,不论仙门百家还是普通百姓都欢呼雀跃。而这场围剿的主人公,阴差阳错地到了另一个地方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魏无羡睁开双眼,发现周围的环境十分陌生,想站起来,却因用力过猛牵扯到伤口,眼前发黑,又晕了过去,闭眼前,似乎看到一个白色的身影。



        顾魏本来打算出门,谁知刚走到客厅就看见一个穿着黑衣服的人,以为是贼,吓得他差点把手中的水杯扔过去。


        转念一想发现,不对啊,小偷会在偷东西时睡觉吗。定了定心仔细一看,发现这人穿着一身黑红古装,头发也很长,如果不是他嘴角有血并且倒在自己家里,那他一定毫不怀疑这是一个演员。


        出于医者本能,顾魏上前去检查了一下,发现除了那些血(顾魏:竟然不是番茄酱?!),那人身上并没有什么伤。


        信仰马克思主义的他第一反映居然是:这人怕不是穿越过来的吧?!



        魏无羡在昏迷时看电影般回顾了他的一生:


幼时流浪,与狗抢食,少年求学,嘻哈打闹;


莲花坞灭,剖丹还恩,进乱葬岗,自创鬼道;


射日之征,一战成名,有恩须报,画地为牢;


穷奇道险,误伤至亲,不夜天城,心死人亡。


        “师姐,不……停下,不……不要……”魏无羡脸色惨白,冷汗不断地冒出来身体不自觉弓起,极没有安全感。


        顾魏谈了口气,尽管他平时不怎么看电视剧,也可以从这几句话中听出来,此人的命运多舛。


        顾魏放了一首安眠曲,轻轻拍打着魏无羡的背,“都过去了,别怕,没事了……”顾魏也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对一个陌生人如此关心,他只知道,他会不自觉的心疼这个少年,本能的想保护他。









魏无羡接手镇魂令

*当魏无羡在穷奇道被斩魂使救走,接手镇魂令,开启外挂人生✌












        “小巍,我们去周游世界好不好?”赵云澜叼着一根棒棒糖,一脸期待地问沈巍。


        “不好。”沈巍拒绝地干脆利落。


        “为什么😣”赵云澜一脸生无可恋。他虽然平时拽得跟二五八万似的,但本质上是个妻奴,还是我是妻奴我骄傲那一类的……


        “镇魂令得有人看管。”沈巍不是不想和赵云澜过二人世界,二人肩上的担子太重。
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吧。”嘴上放弃了,可实际上却在暗搓搓的搞一些小动作。


        几天后


        一只赵云澜飞扑到沈巍面前:“小巍小巍,你看这个人怎么样?”不等沈巍回答,就眉飞色舞地介绍起来:“他叫魏无羡,人称夷陵老祖,虽说这称号难听了点儿,但人品是杠杠的,意志力和心性都非常不错,……(羡羡主要事迹),而且他是修鬼道的,对于我们这一行也比较熟悉,上手快。他的功德比郭长城那小子还多,是接手镇魂令的最佳人选。”叽里呱啦一大通,能夸的都夸了,最后,迎接斩魂使大人的宣判。
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嗯。”沈巍终是答应了,毕竟他们二人不可能一直镇守镇魂令,总要有人接管的。


        新旧更替,乃自然法则。





穷奇道


        金子勋心中气愤,手中一用力,那只装着银铃玉穗的小木盒顷刻之间便被捏的粉碎。


        魏无羡亲眼看着他掌中之物化为齑粉,瞳孔急剧缩小,一掌打向金子勋。而金子轩还不知道那盒子里装的是什么,扬手拦住他这一掌,喝道:“魏无羡!你够了没有!”


        魏无羡胸口急剧起伏,眼眶赤红,嘶哑着声音道:“……你为何不让他们先住手?”


        四下一片不依不饶的叫嚣和厮打。金子轩怒道:“这个时候你还这么强硬做什么?都冷静下来,先跟我上一趟金麟台,理论一番老实对质,把事情说清楚了,只要不是你做的,自然无事!”


        魏无羡道:“收手?只要我现在一让温宁收手,立刻万箭齐发万箭穿心死无全尸!还上金麟台理论?”


        金子轩道:“不会!”


        魏无羡嗤笑道:“不会?你拿什么担保?金子轩,我有个问题,你一开始邀请我,当真不知道他们要劫杀我的计划?!”


        金子轩一怔,怒道:“你!魏无羡,你——疯了吧你!”


        魏无羡强压着一股滔天的怒火,冷冷地道:“金子轩,你给我让开。我不动你,但你也别惹我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金子轩见他执拗不肯低头,突然出手,似要禽他,道:“为何你就是不肯稍微服软一次!阿离她……”


(以上原文)


        金子轩扑了个空,他惊恐的睁大了双眼


        魏无羡,不见了!!!


        就在他眼前,一阵黑风吹过,就不见了,只有一根黑色的笛子,脱离主人的掌控,掉在地上。


        转过头,连鬼将军也消失在原地……





金麟台


        江澄一脸烦躁得捏着酒杯,时不时向门口看去:“魏无羡怎么还不到,是要人去请他吗?”


        蓝忘机也有些没来由的紧张。


        “忘机,不必担心,算算时间,魏公子大概要到了。”蓝忘机闻言,眉间一松,以魏无羡如今的实力,想来也不会发生什么意外。


        在万众期待的目光中,只见金子轩略显狼狈的冲进来,喘着粗气道:“魏,魏无羡,他……”


        蓝忘机心中一紧。江澄脸色一凌:“魏无羡他怎么了?快说!”


        “他好像被掳走了……”金子轩说。


        江澄道:“你给我说清楚,什么叫好像,他被谁掳走了!”这也是厅你打多数人的心声,是谁有那么大本事,竟能掳走夷陵老祖?!


        江厌离刚走到门口,就听见了这个消息,怀中的金凌差点儿摔在地上:“子轩,阿羡怎么会被掳走,到底发生了什么事?”


        金子轩连忙扶住江厌离:“阿离你先冷静,事情是这样的……”


        等金子轩讲完事情的来龙去脉,一道白影冲了出去,直奔穷奇道,众人还未惊讶完含光君如此不雅正的举动,就看见江宗主的紫电灵力暴涨,朝金子勋甩去。


        江澄暴怒道:“金子勋,无罪拿人好大的威风啊!我告诉你,魏无羡是我云梦江氏的人,还轮不到你来说三道四强压罪名,若此次魏无羡出了什么事,小心你的狗命!!!”


        “江宗主,这话就不对了,夷陵老祖乃是歪魔邪道,有人惩治那自然是再好不过了,况且是夷陵老祖下咒在先,杀人在后,哪怕为了一个义字,我们也是要将他捉拿归案的!想必江宗主必会大义灭亲,还金公子一个公道!”没错就是那个姓姚的。


        “姚宗主高义!”


        “姚宗主所言极是!”


        “姚宗主……”不停有人附和。


        “都给我住嘴!”江澄后悔了,为什么要答应魏无羡的话,为什么要让他退出云梦江氏,“魏无羡他生是江家的人,死是江家的鬼,轮不到你们多嘴!”


        吼完,也不管众人的反应,御剑往穷奇道飞去,希望能找到什么线索。


        江厌离也终于在震惊中反应过来,急急赶往穷奇道,金子轩见她如此,自然跟着,毕竟这事是金家有错在先。




        魏无羡看见金子轩要抓他,本欲躲开,可谁料眼前一黑,便失去了知觉。再度醒了,发现面前站了一个身穿黑袍的男子,带着面具,看不清楚相貌,手上握着一把长刀,身上的气息让人不敢靠近。


        魏无羡立刻警惕了起来:“不知阁下是何人?”


        黑衣人开口道:“斩魂使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斩魂使?这名字比夷陵老祖好听多了,还挺霸气。(羡羡你的关注点是不是不太对😂)


        魏无羡看着四周诡异的景物,再次开口,道:“那请问这是何地啊?”


        “地府。”黑衣人淡淡的说。


        哦,原来是地……


        “地地地……地府!!!”


        魏无羡:我死了?!我什么时候死的?!!我怎么不知道?!!!





有哪个小可爱知道镇魂令主的具体工作吗,我小说看了个大概,电视剧莫得会员😭😭😭


卑微求评😊







无忧•设定


这不是正文



*假如魏无羡在夷陵世界死后被某个爱豆养成系统带到了地星,开启新生活。



*系统告诉魏无羡,只要完成爱豆任务,就可以集齐灵魂碎片,让夷陵世界的一些故去的人回来。然后魏无羡就答应了。但在成年之前,任务是无效的,所以前十八年他可以无忧无虑的生活。



*魏无羡这一世的父亲是大学心理学教授,母亲是作家,哥哥(魏无羁)是外科医生,姐姐(魏无念)是设计师会做甜点。(我取的名字感觉怪怪的,各位大神给点意见呗😁



*魏无羡的日常生活会在夷陵世界直播,主要作用就是安慰汪叽,以及更正世人心中夷陵老祖的形象。



*羡羡有只猫。

大概长这样😂